首页 | 关于我们 | 简体 | 繁体
首 页 新闻动态 大家风采 名家专栏 在线展厅 独家专访 名画欣赏 精品展馆 艺术文论 拍卖收藏 艺术资讯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>> 资讯 >> 内容

赵先闻拓彩画选

时间:2011-07-21 13:27:22

刘国松

       1984年初,我应故乡山东省美术馆之邀请,第一次回济南举行画展,并做了三次公开演讲。当我讲完最后一讲“水墨画的新技法”出来时,顺便到书画店看看,不料有两幅小画立刻吸引住我,当即将其买下。这两幅画是用拓墨画的技法以粉彩拓成,无论颜色、构图和意境都相当好。上面没有签名,问店员也不知何人所画,甚为遗憾。但当我86年5月再次去济南举办现代水墨画讲习班时,全省各地共来了一百多位美术干部及画家。位于黄河口的惠民地区艺术馆馆长赵先闻也来学习,他就是我要找的那两幅拓彩画的创作者。于是,我约他到我住的舜耕山庄长谈,对他有了进一步的了解。

 
 
 

       赵先闻是1949年出生于鲁西平原冠县的一个乡村里,二十岁时毕业于山东省艺术学校(现在的艺术学院)美术科。随后一直在惠民地区艺术馆工作,现任馆长。该地区是一片平原,黄河九曲十八弯,流经几万里后从此注入大海。他经常徘徊在黄河入海的地方,那里是那么的原始,那么的荒漠与苍茫,一切都那么的自然,那么美。他从那里领悟到了创作的真谛,从此,他再也看不惯那种人工雕琢太多的绘画了。就在这么美得自然怀抱中孕育了十年后,他首次以十二幅《黄河入海的地方》组画,参加全省美展,引起了观赏者的强烈反响。随之,他的作品被报刊发表了出来。特别是他的油画《啊!黄河口!》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后,赵先闻的名字就和黄河口连在一起了。他对黄河口素材的挖掘,不但拓宽了美术界的视野,也给文学界一定的启示作用。因此,随后以黄河口为题材的其他文艺作品也大量涌现出来,一时蔚然成风。赵先闻并不满足于这些成就,在数次进入黄河口体会,总觉自己的作品还不很自然,不够美,没有表现出黄河口那种自然风貌的天成意趣。于是他一面运用传统的泼墨技法,追求自然的效果,一面又在不同的纸张材料上探索新技法的可能性,就在一次偶然的情形下,意外的获得了拓印的肌理效果,这种效果是多么的自然啊!他兴奋地跳了起来,第一次感受到了创作的喜悦和成就感。他就这样一张又一张地经过上千次的实验与练习,终于创作出百余幅完整的作品。当山东电视台得知并将其拍成电视片,于1983年9月下旬播出后,一时贬褒不一,众说纷纭。赞美及支持的人固然很多,报刊也相继发表和评价了他的作品。但持不同意见的人亦不在少数,大家争论不已。可大家所争论的,多不在看不见的精神上,而在看得见的技巧上。传统的多强调“笔墨”是中国画的精华所在,甚至视“笔墨”为中国画的灵魂,失之则不能谓之中国画了。

   
 

       十多年来,我曾一再的阐述,何谓“笔墨”?“笔”即是笔在画面上走动运转时所留下来的痕迹;“墨”即是墨色在画面上所达致的渲染效果。换句现代辞语来说,“笔”就是“点与线”,“墨”就是“色与面”。由于过去中国画多半是用笔(指头画等除外)和用墨(重彩画除外)画出来的,所以一张画的“点与线”画得好的话,就说它的“用笔好”;“色与面”(中国画中的面常以块状出现)渲染得好的话,就赞美它是“用墨好”。 如果中国画家能真正地认识清楚,“笔墨”在现代人眼睛里,只是“点、线、面、色彩”的代名词而已,我们再回想一下过去曾为了那所使用的工具、材料和技巧争得面红耳赤,是多么的可笑和幼稚了。赵先闻就是有了这种认识之后,改变了那惯用的工具和材料,采用一种吸水力甚差而表面光滑的卡片纸,再探索新的表现技法。

   
 

       谈到表现的技法,我们就不能不谈谈对“皴法”的认识了。首先让我们来看看“皴”这个字来的含义。“皴”是什么?生长在南方的人可能不太清楚,可是北方的人,尤其是在黄河以北长大的人,没有人不知道“皴”是指什么!它是严冬的产物,每到冬天,凡是喜欢在屋外玩耍的孩子或是常常在外工作的人,脸和手脚的皮肤一定会被冻得粗糙而打皱,严重时甚至裂开而出血,这种皱裂的皮肤就叫做“皴”。如果再用现代的艺术名词翻译出来的话,“皴”就是“肌理”(或纹理texture),“皴法”就是“制作肌理的方法”。如果中国画家能有这种基本的认识,那么就不会再舍本逐末,死抱着个人所创造出来的几种有限的皴法不放了。赵先闻早已认识到“皴(肌理)”是可以用任何工具和任何方法做的出来的,并非一定要靠那支笔。所以他用“沾”和“揭”的技法,创作出来了他的“拓彩纹理画”来。

   
 

       赵先闻坚信只有变革传统的形式才是中国绘画的唯一出路,是有创造崭新的面貌才能使中国传统精神起取回生。他的工作已得到了初步的成功。山东电视台为他摄制的十二分钟的专题片《大野之美》,已于1989年元月4日正式播放。山东美术出版社又要为他出版画集,由于他的胆识和锲而不舍的创作精神,我乐于为文作序,并向社会推荐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