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关于我们 | 简体 | 繁体
首 页 新闻动态 大家风采 名家专栏 在线展厅 独家专访 名画欣赏 精品展馆 艺术文论 拍卖收藏 艺术资讯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艺术文论 >> 栏目一 >> 内容

怀念苏白先生

时间:2011-12-10 18:09:55

 


老善

    1983年5月26日,一代篆刻家苏白先生与世长辞了,时年57岁。生前立下遗嘱: “我为党为人民贡献甚微,今逢盛世,又得党的厚遇,无以为报,十分惭愧,死后遗体献给国家,作医学研究之用,也算是为党和人民作最后一点贡献吧!”
      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职丹心照汗青。”这正是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文化艺术工作者——苏白先生一生的写照。 
     苏白先生解放初期,毕业于团校,后作团的工作。三•五反时,因迷恋篆刻受到了领导的指责。57年被打成右派时,他是青岛第十八中学的高中语文教师。那时才31岁。孔子说: “三十而立”。但那是衡量圣人的尺度,对凡人来说,一辈子“立”不起来也是常有的事。何况在那特殊的年代。直至文革后平反,20多年的时间,受了多少凌虐和摧残,他也记不清了。他说:“刚打成右派时,被罚往崂山水库劳改,不几年又逢60年代的大饥荒”。我记得那时,我不但象神农一样尝了“百草”,连树上的毛毛虫也当过我我的佳肴,更不用说苏先生戴着“帽子”,拖家带口的日子了。“刚要好点,又来了文化大革命的批斗,真不知如何是好”。谈起这些,他总会摘下眼镜,一面擦着镜片,一面微微地摇摇头,往事不堪回首,他是不愿多谈的。
  所幸的是,那令人不寒而栗,动辄得咎,无法可依的年代已经过去。所以苏先生总是以平反后的欣喜,对他工作妥善安排的感激之情,去冲淡往日的阴影,用那对篆刻艺术执着追求的火一样的热情去熔化心中的寒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