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关于我们 | 简体 | 繁体
首 页 新闻动态 大家风采 名家专栏 在线展厅 独家专访 名画欣赏 精品展馆 艺术文论 拍卖收藏 艺术资讯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艺术文论 >> 栏目一 >> 内容

王善杰治印艺论

时间:2011-12-10 18:13:08

王善杰治印艺论

    艺术的修炼,如同人生修炼,最高境界是真、善、美的。是平和的。是大大方的。高境界的艺术是智慧的结晶。篆刻艺术自然也不例外。
    近现代篆刻大师有三人,就是吴昌硕、黄牧甫、齐白石,牧甫篆刻意境圆融,篆法、刀法随意无碍,已达印之至境,昌硕、白石二翁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但作品时露驰求,终损牧甫一筹。
    学吴齐难,学牧甫更难。如明白其中道理则学谁都不难。
篆刻不论是大刀阔斧之写意,还是整饬安排之工稳,皆不可过,如四时之冷、暖、燥、湿过则为患。
奇而不诡,正而不板是上乘禅。
    吴、黄、齐以及有成就的篆刻大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都精于篆书。
    用刀“写”出篆法的真意,才是篆刻的关键,否则就变成碑刻或刻字艺术了。
    篆书至赵之谦、吴昌硕进入了一个新天地。尤其是昌硕先生,把篆书写“活”了,可谓“行篆”之大成者。“草篆”至邓散木先生完成格局,使篆书达到了艺术的高峰,技压群雄,前无古人。如他写的《登鹳雀楼》、《虚心使人进步》、《松下问童子》、《空山不见人》等作品,真是“非篆、非籀、非古、非今,不自门入是自己家数”。
    近现代书法史上最有成就的书家不是写“真、草、隶、行者,而是写篆书的书家。”
    邓散木先生学养深厚,篆刻早已成名,至晚年完全自成一家,如他创作的毛泽东词沁园春?长沙》,近30方印完全脱离虞山之囿。再如《屈指行程二万》、《发愤图强》、《虚心使人进步》、《妙契同尘》、《我愿永远作一个螺丝钉》等印老辣深沉,大气磅礴,表现出了一个精于篆法的篆刻家的非凡风貌,可谓当代印擅师首。
    篆刻艺术必须于篆书烂熟方能左右逢源。古玺汉印虽是工匠们的作品,之所以成为篆刻艺术的圭臬,就在于他们对篆书的掌握达到了得心应手的境界。印章是方寸之地上的创作,所以一刀一画能体现出篆法的真意,才会是上乘之作。也只有对篆书有深切的体会才能做到这点。
    观今之印擅,虽俊彦之士时有佳制,但许多丑恶之作也充斥其间,大康先生说:“飞篆鬼符反得世好,媸妍颠倒,美丑无凭”,此皆是既得利益者之所为。遗害无穷。
    篆刻的载体篆书,虽说是从象形发展而来。但是刻牛象牛,刻猪似猪却并非篆刻艺术之本意。它可以用象形来增加一些趣味,但是篆刻艺术是以篆法、刀法、章法三者组合而成。这种组合是因人而异的,所以才形成了篆刻家的不同风格,篆刻艺术对人的情感的拨动和书画是大不相同的,它给人以丰富的联想,是难以言传的。所以篆刻艺术逐渐脱离书画而成为一门独立的艺术了。
    为什么方寸之地上的几个文字,能产生那么大的艺术魅力,这是因为印章  最后选择了朱红的印泥加上黑色的边款,相映成辉而形成的。
    红色是暖色,人们在长期自然生活中对红色是情有独钟,红色能振奋人之精神,而印章用红色最恰如其份,任何一种颜色用在印章上都会削弱篆刻艺术的感染力,这是篆刻家长期艺术实践做出的最佳的选择;只有红色才是构成篆刻艺术最根本的生命色。
    篆刻的黑亮边款既表现出书法之美,又能衬托出印花红色的鲜明,同时一红一黑一静一动,静中寓动,动中寓静,又丰富和补充了艺术的份量。所以印章的边款也就成为篆刻艺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。
    篆刻用红色印泥源于道家丹砂画符,《神农本草》上载:丹砂有镇心、定惊、避邪之功用。所以道家符录用丹砂就不奇怪了。
    晋葛洪在《抱朴子内篇?登涉》中说,入山避虎狼鬼怪有三种方法:(1)佩带黄神越章之印;(2)在某些地方放置黄神越章封泥;(3)以丹砂在绢或桃木板上画符。后来纸绢代替了简牍,封泥亦无须存在,印章却还继续使用,所印色之出现是必然的。道家印章则是一定会用丹砂制泥来印符录。所以印泥以红色丹砂为主无疑是受道家影响的,再者红色用在书画上与墨色有别而醒目,这也是红色印泥逐渐成为主流色的重要原因。
    好的印泥原拓非常令人难忘,我看过许多原拓印谱,但最令我难忘的是家兄所藏的《渠亭印选》和在苏白先生处见到的原拓朱复戡先生为疁城汪统刻的印谱,这两部印谱不是朱碟色,而是紫红色印泥,几十年未变,亮丽而沉着,我想这大概是吴昌硕先生所喜欢的美丽朱砂印泥吧。
    好的印泥的确能为篆刻艺术大大地增色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善于宝印楼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年7月3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