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关于我们 | 简体 | 繁体
首 页 新闻动态 大家风采 名家专栏 在线展厅 独家专访 名画欣赏 精品展馆 艺术文论 拍卖收藏 艺术资讯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艺术文论 >> 栏目二 >> 内容

秋拍书画流拍现象:原因是估价高、期待高

时间:2011-12-24 18:28:44

  关注2011年秋拍书画流拍现象

  自11月13日晚备受关注的中国嘉德“大观——中国书画珍品之夜”专场中的众多精品未能成交, “流拍”便成了2011年秋拍的焦点之一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流拍更能反映市场参与者的眼光和成熟度,买家对精品的质量和价位要求逐渐挑剔,并不代表市场低迷。

  古代书画流拍:只有名头没有品质,真伪难辨 买家心存怀疑

  在中国嘉德“大观——中国书画珍品之夜”专场中推出的《明人画扇集册》是比较热门的题材,集沈周、唐寅、文徵明、陈道复等明代名家的书画扇三十六页,时间从明朝中叶至明末,可谓名家云集、名品荟萃。在2010年北京保利秋拍中,名人扇面册页十二开拍到了5376万元。这套三十六开的扇面册页估价为1600万元至2000万元,但是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,最终还是流拍。业内人士分析,主要的原因,还是因为其中并非件件都是精品,虽然整体价格并不是很高,但想在今后出手仍非常难。而在今年香港佳士得的秋拍中,沈铨、恽寿平、高凤翰、奚冈、任颐等名家扇面也流拍,名家作品流标,显示出藏家并不只是关注名头和形式,更关注书画本身的品质。

  在今年香港佳士得秋拍中,王时敏在1660年创作的《秋山清瀑》 ,估价为200万港元至300万港元,最终流拍。徐邦达在其《古书画伪讹考辨》一书中指出:“王时敏晚年有较多代笔画——七十岁以后大概眼睛有毛病,所以一般应酬之作,极少自画。 ”正是由于市场对于这类作品的真伪拿捏不准,因此还不如不竞拍,购买其他精品。今年北京翰海秋拍推出一幅华嵒的《画眉鸣瀑》 ,作品为青霜馆主人蒋谔士旧藏,并曾出现在1971年的纽约专场拍卖会上, 2007年在中贸圣佳拍卖会上的成交价是56万元,但在2008年北京保利的秋拍中流拍,此次估价达到150万元至250万元,依然流拍,根本原因还是市场对其真伪心存怀疑。

  近现代名头书画流拍:表现形式偏离主流市场,估价过高 买家望而却步

  在今年中国嘉德“大观——中国书画珍品之夜”专场中,最让人期待,同时也最让人失望的一件拍品非程十发的《召树屯与喃婼娜》画稿莫属。该作曾在2008年中国嘉德四季第3期拍卖会上以1100万元天价成交,创下了程十发作品拍卖的成交纪录。然而,该作品今年的拍卖表现令人大跌眼镜,因最终竞价低于估价而流拍。有人认为,该作表现形式至多是个体偏好,难登“大雅之堂” ,与目前市场的主流相比存在较大的差异,这无疑是导致其流拍的重要原因之一。此外,倪田的《摹任熊大梅诗意图册》从4800万元起拍,经过5000万元和5500万元的两档竞拍之后,最终因为没有达到保留价而流拍,这幅作品在2003年朵云轩拍卖的估价为45万元至85万元,成交价为880万元。徐悲鸿作品《双骏》 、张大千作品《东丹王人马图》 《胜鞓红》 、傅抱石作品《松菊思余》 、齐白石作品《柏屋图》《清风君子》等,拍卖之前都被业界寄予厚望,估价均在千万元以上,但均相继流拍。在中国嘉德今年秋拍“望山堂藏画”专场,上拍的两幅齐白石作品也都流拍,张大千的13幅上拍作品中有5幅流拍,这与以前其私人专场“白手套”的情况形成强烈反差。

  在今年香港佳士得的秋拍中,张大千赠送给香港著名电影导演李翰祥的《松》因高达100万港元至150万港元的估价让许多藏家望而却步,因为这样的题材以后再次出手肯定不如仕女、泼墨等方便。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今年北京翰海秋拍中, 4幅张大千的花卉作品从估价10万元至200万元不等,均无人问津。

  关注艺术品拍卖的金融界人士也表示,艺术市场缺乏计划性,过于盲目导致资源浪费。从此次秋拍成交的情况来看,对于盲目性投资的最好纠正就是流拍。今年秋拍中出现的大量流拍现象,对于卖家来说是坏事,但对于市场来说则是一件好事。

  专家看流拍

  只要是精品就不怕卖不出去,关键还是价格问题。——资深书画评论家石建邦

  中国艺术品拍卖已进入性价比时代。每次进入拍场,我心里都谨记一个公式。以10分为满分,通常先看一件拍品就艺术性而言我给几分。比如一幅齐白石的作品,艺术性我给它8分,其价格我感觉不太满意,只能给它5分,那么这件拍品的总分就是13分,最终哪件拍品总分较高我才会选择出手,这就是所谓的性价比。——收藏家王定乾

  综观今年秋拍,书画流拍的主要原因是估价高、期待高;此外,今年秋拍的流拍现象也是近两年市场过于火爆积累下的问题,就如病症,原来是潜伏期,现在到了爆发期;第三是拍卖公司的标准过于宽松,特别是在作品的真伪方面,没有严格的控制,拍品投放量太大,艺术品与其他商品一样,受供需关系影响,一旦供过于求,就会导致价格下跌。——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龚继遂(作者:斐翔 黄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