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关于我们 | 简体 | 繁体
首 页 新闻动态 大家风采 名家专栏 在线展厅 独家专访 名画欣赏 精品展馆 艺术文论 拍卖收藏 艺术资讯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艺术文论 >> 栏目三 >> 内容

我的书法观 -欧阳中石

时间:2012-01-01 21:09:03

  
  主讲人简介
  欧阳中石:我国著名学者、书法教育家,当代中国最杰出的书法家之一。现任首都师范大学书法文化研究所所长、博士导师、全国政协委员。由于欧阳中石教授在书法教育方面的杰出成就,2002年由中宣部设立的中国书法最高奖,中国书法教育特别贡献奖“兰亭奖”授予欧阳中石教授。
  内容简介
  中国书法博大精深,源远流长,形态万千。有人说书法是造线的艺术,有人说书法是加工汉字形体的艺术,书法究竟是什么?我们应当怎样看待书法这门学问。本期节目,我国著名书法教育家、书法家欧阳中石为您畅谈《我的书法观》。走进欧阳中石的精神世界,会强烈地感受到一位学者、书法教育家思维的敏捷和思想的深邃。他有渊博的知识,有豁达的胸怀,有严谨的治学之道。驰骋讲坛五十余载的他,凭着对书法教育事业的挚爱和对书法艺术孜孜的追求,总结出了书法教育的真谛。他常给他的学生们说:“探索必须站在历史的高峰,必须把握时代的脉搏,必须注重人格的培养,注重道的追求,注重审美品格的塑造。
  第一,书法是一门关于汉字书写的学问。我们的汉字实在了不起,它在远古的时候,就摆脱了语音上的阻碍,在纷杂的语音中它跳出来,找到了一个可以传达自己想法的信息,它找到了一个形体。这个形体就是客观事物的形体,它把这些事物的形体勾摹出来,体现在自己的手下。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口音,在看到的形象上,是一致的。这一点,是突破了声音的限制,突破了时间的限制。
  第二,汉文字书写的意义。汉字承载着记录、交流的功能。除此之外,还具有广而告之的特点。我们要想把写字、书法这件事情,做成一个不被抛弃的、一个非常有用的学科,那就得好好学习,要把古今中外都要通起来。要通古今,知高低。
  第三,关于艺术创作的问题。作为不论是学艺术的也好,还是非学艺术的也好,学习书法就应该来学,应该把别人的变成我们自己的,这是艺术创作的真理。
  全文
  各位同学,大家好。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我国著名学者、书法教育家、书法家欧阳中石教授,来给我们做精彩的学术报告。欧阳中石教授是我国书法界的老前辈,当代中国最杰出的书法家之一,现任首都师范大学书法文化研究所所长,博士生导师,全国政协委员。由于欧阳中石教授在书法教育方面的杰出成就,今年由中宣部设立的中国书法最高奖:“兰亭奖”授予欧阳中石教授,中国书法教育特别贡献奖。下面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欧阳中石教授上场。
  我想把我说的那个题目我重新说一下。因为刚才郑院长说的是说《我的书法观》。我想说对书法的一些想法。不想说是个书法观,为什么这样说?我想,我自己对许多问题,只有想法没有看法。书法观就是一种看法了,为什么我说只有想法呢?对于一些事物,我还没有认识得很清楚,我是在这个认识的过程中,不敢说我已经认识到了,所以我不能有看法。但是有许多想法。
  我想,书法是什么呢?我是这样想的,它是一门关于汉字书写的学问,关于汉字书写的学问。我想在这个问题底下,我谈几个方面的想法。我说它是关于汉字书写的学问,那我先谈一下汉字。我觉得我们的汉字实在太了不起,它在远古的时候就摆脱了语音上的阻碍,语音上的阻碍,在纷杂的语音中它跳出来,找到了一个可以传达自己想法的信息,它找到了一个形体,这个形体就是客观事物的形体,是客观事物的形体,它把这些事物的形体勾摹出来,体现在自己的手下,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口音,在看到的形象上是一致的,因此,它才有可能彼此交流思想。这一点是突破了声音的限制,突破了时间的限制。因为说话,当时能听见,过后就不存在了,它突破了声音的限制,突破了时间的限制,拿出来了一个大家可以共识的形象,把它变成一个符号,记录了下来,很容易取得了大家的共识。当然,我们好多朋友的民族他们有他们的想法,延续着声音的系统走了下来,我们很尊重,但是我们没有走声音的系统,我们走了形象的系统,自有我们走形象的道理,而这个道理,展示了我们民族的聪明才智。
  至于那一番描摹的办法,也是相当了不起的。所以我说,他是以形体为主,而是把人们的认识集中起来,做了一个反映,这是我们的汉字。这个汉字的贡献,应当说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国家,始终和这种汉字纠缠在一起走了过来,在历史上,立下了不可代替的功劳,所以我说,我们的汉字太了不起了。我们的祖先,也太了不起了,要描摹一个形象,多难呐,是我们看到一只鸟,可以写成一个鸟样的形式,画个脑袋,有个眼睛,有个翅膀,有两条腿。画个马它就有四条腿,马和牛有什么区别呢,都是四条腿。不能全用四条腿来说,要表示这四条腿得把这个马横过来看,才看得见这四条腿,到底是马呢还是牛呢?我们的祖先想了个办法,马横过来看,牛竖过来看,脑袋上长上两个角,这是它的特点。一下子就出来是牛,而不是马,那牛是这样,那羊呢?羊的耳朵冲下了,这一上一下,区分了牛和羊,一偏一正区分了马和牛,太高明了,太高明了,这是一个方面。
  有许多抽象的事情你怎么表现呢?有个鸟画个鸟,有个“走”怎么画个走哇,画个走它也不动弹呐,不是录像啊。我们的祖先想出了办法,画成两个脚,这两个脚要并在一块,这是站立一前一后这是走道,很清楚,一想,又明白了。所以我说,我们的祖先也可以把一些抽象的概念,用形象的办法,把它表现了出来。所以我们的汉字,是科学的结晶,把它体现出来了,又是一种艺术的结晶。一些形象,我们可以采取不同的侧面来看它,有一些抽象的概念,我们可以用不同的形象,采取一些放在一起的办法,来把它展示出来,不致产生误解。这一点应当说流传了这么多年,是了不起的。
  我觉得还有一个问题,我想把它提高到哲学的高度来认识它。我们的汉字,我们曾经把它分成若干个部,每一部找一个代表,比方木字边,草字头,这些每一部里头找出一个代表,叫部首。我们看它有多少部首呢?我们列出来,二百来个。这等于说把我们的汉字做了一个分类,分类在人的认识上,是一种人类的进步。康德,把认识事物,划出了十大范畴,是了不起的贡献;门德列夫做出个周期表,也是一个了不起的贡献,难道我们把我们的汉字分成二百来个部不也是了不起的贡献吗?可见,我们的祖先在认识上,早已经达到一个类的认识。所以我觉得这是我们感到自豪的,我们应当很好地珍惜它、尊重它的。这是说,我们的汉字问题,尤其在历史的行进中,由这种字体改成那种字体,由那种字体再改成那种字体,与时俱进,一直在修改中,这说明它伴随着我们的社会在向前发展中。
  我下面还想说,由于我们的汉字,由于我们要想把一个很复杂的汉字写出来,很艰难,很自然也就形成了我们的汉文,这又是一个了不起的发现。所以我有这样的想法,不一定是看法了,我觉得,我们的古文很了不起。比方说,在《书经》里面记载说,大家都对桀非常愤恨,想把他赶紧消灭掉,就说:“时日何殇,余及汝偕亡”,什么意思啊?就是你这个太阳,什么时候掉下来,你掉下来,哪怕我和你一块都死掉,都可以。这个话太简练了,时日何殇,余及汝偕亡,这样的话是老百姓当初就这么说的吗?他哪儿有这么高的修养啊,是人们把他这番话写成了文字,不得不压缩,所以字简而文繁。
  文化大革命中,我们大家都流传一句话:“是可忍,孰不可忍”。这句话什么意思,说如果这种情况,可以忍受的话,还有什么东西不能忍受呢?我们得说这么多话,可是它说了,“是可忍,孰不可忍”。大家都明白,它的文字太简洁,太简洁了。所以这一部分,我们应当看到,它也是我们的成绩,也是我们高度的成就。所以我说,汉字,汉文,都是了不起的。我们今天如果搞出一个书法作品,写个“你的”,“我的”,“我们的”,“大家的”,等等许多“的”往上一写就没法看了,就把它写成一首诗,没有层次,很简练的话,就很好,来一个“与时俱进”,就好得很。我们不能这样呆着,我们要和时间,和宝贵的时间一块往前走。你说吧,罗嗦得很,可是来一个与时俱进全解决了,这是我们珍贵的文化。所以再说书法是关于汉字书写的一门学问,在说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应当先把汉字汉文它们的珍贵处,谈一谈我的想法。不一定全是对的,但是,总有一点是对的,哪怕一点点,值得考虑。
  我们古代的文化,历史悠久,说起来的时候我们很自豪,而那些东西,就是这样流传下来的,就是用人用手,用笔一点点抄写下来的,就是这样流传了好多年。如果我们从印刷术开始的话,不是很近了吗。我们推到宋也知道,前面还有很长一段辉煌的时期,不都是用这些文化保留下来的吗。
  下边我想再谈,这样一个问题,汉文字的书写,它的意义所在。汉文字书写的意义,我着重再把我们的汉文字,书写的问题强调一下。我有这样四句话,我说,我们是作字,就是写字,作字行文写的是字,而表达的是文,作字行文,干什么?文以载道,如果我把话就说到这里的话,我们的印刷,我们的电脑,都可以做到,也可以写字,也可以把字显现出来,我要说的是后边两句话,以书焕采,焕发出神采。以书焕采,用书的办法,使这个字焕发出它的神采,赋以生机,使它有了勃勃的生机,这就是说我们要把它写活了。
  我们的文字,应当说,特别是我们的汉字,应当是从三方面。我是从三方面来说它的意义,是记录,是交流,可以用它来记录,可以用它来交流,还有一个比较大点的用处,是广而告之,可以写大了,摆开大家看,这个话大家也许不大同意,那写大了不和写小了一样吗?不一样,咱们有这个传统习惯,要写大了。就在春秋的时候我们的国家里头,就有的国家兴出了一种风俗,叫做悬书,在城门上悬书,悬挂出大的字来,让大家看,郑国就这样一个习惯。这一个县城里面,这一个地区里面,有个什么大事儿,需要告诉大家,写出来,写成大字,贴在墙上,悬书,我们的屋里挂个中堂也是悬书,挂个对联,也是悬书,这都是悬书。这个传统一直到现在,广而告之,让大家都知道一下,给更广的人来看,一个要看它的内容,一个还要看它的艺术表现。我们写文字,也就是把我们的心扉打开,让大家欣赏到,让大家理解到。当然,我希望自己拿出来的东西,是美的,文是美的,诗是美的,字也是美的。字有什么美不美呀,差多了,而那个美与不美有的并不需要大拆大卸,只需要在重要的位置上一点点就了不起,就可以有的扔在大街上,扔在大街没人看,有的就确实可以倾城倾国,那是很了不起的。我想为了说明问题,我想给大家看一点东西。
  如果说,只认得就没错的话,您看看这个字,我拿反了,其实反了一样,您看也没错,这么看也是盖。其实我写的时候,写一半就够了,写一半一折就是一个整的,太平均了,太规范了,但是,精神没有。你再看这个,这是我尽可能模仿着王羲之写的那个“盖”写的,他写的不正,中间这一笔上来就跑旁边去了,歪的。可是呢,它又这么来回一拽,一撑这个字又正了,它给人显出一种劲头,一种气势,站着挺着个胸,下面很严密,很严谨,这就大不相同了。所以,王羲之还是写得好,他把这字规矩的写成了不规矩,没劲的写成了有劲的。
  我想请大家看看这个字。这是个什么呀,泉水的泉,少了一笔,我为什么少写一笔,我有个想法。我说其他的东西呀,我都尽可能写得一样,就差这一笔,我还没做。就这么一点一笔,就可以决定这个字的好坏,好看不好看,看好了就差这一点儿了,没错吧,是泉吧,规范得很。你看这个,比那个怎么样,这两个哪一个好一点,是这个好一点,还是这个好一点,这个是吧,为什么呢?它这个有点精神这地方,一半,这个全写上了,倒挺卖力气,都写全了,可是它显得没有精神了,好像睡觉了。再请大家看这个,它更偷懒,两边都不挨着,就写了一个小点儿,这两个看哪一个精神呢?左边这个,它好像睁开眼了,白眼珠也看见了,这个闭着半个,这个彻底睡了,这都是差的就这么一点儿的事情,就出来了不同的形象,不同的美感,感受大不相同。所以,用书的办法来焕一焕采,焕一焕它的神采,焕发一下它的神采,是有意义的,是有意义的。如果不研究点儿艺术的要求,这字还真不好办。大家看这俩字,在一张纸上,各占一半,写了两个一般大的字,够一般大的了,但是,现在看起来,是不有大有小,不一样了。这嘴太大了,这个嘴可以把人吃了,不是字一般大吗?不行,这两个字就是写得不一般大,倒是一般大了,写成一般大,倒有大有小,所以这都是一些艺术上的结果,所以,我觉得我们的汉字的书写又有极大的学问。
  如果说我只简单地提到作字行文,文以载道的话说了一半,而且,别的办法也可以解决。而以书焕采,赋以生机,这一点上那就手写大有可为了。所以,我觉得作为汉字的书写,把它做成一门学问,这是应该的。虽然它做出来的作品是一个艺术的结果,围绕着这个艺术,又有很大的学问。比如写的字是哪个字,写的什么文,你得研究研究写什么文吧,如果文不对题,就会出笑话。我看到一个朋友家,他们刚结婚,有他的一个朋友,就送他一幅字挂在墙上了,我一看就笑了,我说怎么他敢写这个词,他也敢挂这个词,写的什么呢,刚结婚嘛,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,不很好吗?可是,我理解这句话不是这个意思,是怕分别。苏东坡是写给分别的,咱们都长久,老活着,我也见不着你,你也见不着我,可是天上月亮,你也可以看见它,我也看见它,咱们两个虽在千里之外,你通过月亮,我通过月亮,交换我们的感情吧。这送给一个新结婚的行吗,人家刚结婚就分居两地,这就不行了,能随便乱写吗?写的文合适不合适,这得很好地思考,有很多出笑话的字。我到了一个大的饭店里头,很豪华,等到出来这个住宿的屋子到饭厅去的通路上,有一个大圆门很讲究,上面写了四个大字,叫做归去来兮,恰好这个作者就在我旁边,我问他:这四个字什么意思,他觉得你怎么文化这么低呀,就是归去来兮,回去再回来呀。归去来兮,我说这是谁说的,一个古人,一个古人,那个古人?古人是这意思吗?就是这个意思,我认识那个古人不是这个意思,他说什么意思,他是说回家去吧,下边一句话没说,就是这儿不接待呀,饭店里能挂这话吗?他不懂,归去来兮是什么意思,他的文才太差了,随便写就不行,就出洋相了。所以,我们写字能随便写吗?必须学文,必须要有文学的知识,必须要有历史的知识。
  我知道一个国外的代表团来,他就问到一位接待者,哎,我很喜欢何子臻的字,何子臻是清代的何绍基,他说我很喜欢何绍基的字,主持的朋友说,何子臻来了没有,怎么搞的,这都是现实的笑话。我们不能随便写一个词,我们不能随便写一段话,我们必须要有字有文,文以载道。我们的时代现在需要什么呢?我们的时代需要怎么样歌颂我们怎么写出东西来,才反映我们现在的时代?我们时代在前进,我们就应当把我们的思想交给我们的时代。我们的写字、作文,一切都要为我们的时代服务。我们的国家,我们的时代正需要我们来感受。我们感受的结果,就是觉得幸福,当然我们要歌颂。我们要用我们的心里的话写出歌颂的话来,我们的时代需要我们歌颂的是今天,甚至于往后,我们得跟得上。我们的气息,我们的思想,都随着我们的时代脉搏在前进,才能使我们的书跟上时代。
  所以我深刻的感觉到,我们要想把写字这件事情、把书法这件事情,做成一个不被抛弃的一个非常有用的学科,非常为我们国家所需要的一个学科的话,那就得好好学习。要把古今中外都要通起来,要通古今,知高低,这是我要谈的第二个问题。
  我还想谈一个关于艺术创作的问题。我知道,我们现在的艺术家们很多,应当说这些艺术家,他们用他们的艺术生命,投入了创作。创作了许多了不起的作品,五花八门,但非常好,我都很尊重。我认为,他们付出了辛劳,把他们的才智学问都加进去了,在我眼里都是好的。但是我要教给我的学生,我要使我的学生全能,就和打靶一样,我能打那圆心,我也能不打圆心,你躲开圆心我也打到你,高明。不能说我哪儿都会打,就是不会打圆心,这不行。所以我们希望培养的学生是哪儿都能打,只要我想打到你你是躲到哪儿我都打到你,公正的我会,不公正的我也会。怎么才能全能,就是要学,这一个字,这一个“学”字。我讲了几十年,是不是把人都教会了,我发现很难。什么叫学,学就是把别人的作为我的,变成我的,这叫学了。不有一句开玩笑的话吗,什么叫富有呢?我的是我的,你的也是我的,这我就富有了;你的是你的,我的也是你的,我就穷了。我们现在需要的学生我的是你的,不是说我的、社会的、古今的、中外的都是你的,你能不能拿过去,要肯拿过去你就是学了。“学”这个字,就当一个把不是我的变成我的,这就是学。常常说,我要融会百家,你融会了谁了,你怎么融的,百家的你都会吗?你除了你的之外,别人的你会吗?你自个儿就会你的,你用不着学,你睡觉都会。这个事儿我们都要想清楚,咱们别骗别人,更重要的是别骗自个儿。我发现,天底下有一个家伙,最好骗,别人都不好骗,就是自个儿最容易骗,一骗他就信,值得深思。所以我觉得,我们搞这门艺术,搞这门学问,我们应当有一个胸怀,把大家的变成自己的。因为我是一个教书匠,我必须要把上下古今的全告诉你;我的学生,我希望他们都占有了它们。我觉得只有这样做,我才对得起他们,他们也真不骗自己了。所以我三句话不离本行,都说的是教书匠的话,都是教的别人的那些好的话,我自己的没有。所以,我今天谈的不是我的书法观,而是我对书法的一些想法。如果哪儿说得不对,请大家告诉我,有的我不一定接受,但是我一定很好地去思考。我说的实在话,谢谢大家,耽误大家很多时间。
  先生您好,就是说当代中国我们涌现了很多艺术院校,但是艺术院校他们在教学方法上,有一个误区,就是说他们只注重技法的培养,但是他们却忽略了理论上的修养。我们都知道,您在创办首师大书法专业的时候,您是考虑到了把书法当作一门国学来教。那么,我想请您具体谈一下你在当初创办书法专业的时候,有哪些这样方面的想法?谢谢。
  您说的是我的一个思想。就像我刚才讲的一样,我希望我的学生是全能的,是做字行文的,是文以载道的。根据这样的情况,光只是技法太简单了,不能完成这样大的任务,所以我特别强调内容、内涵。所以我强调了文化,强调了加强国学的学习,加强了文化的各个方面的学问,所以我始终把它看成一门有着深厚内涵的学问来看待,不简单地看做一个艺术。因为艺术上的问题,写字是一辈子的事,他路子只要正了,他就一定会走好,所以我特别强调,学问这方面。
  中石先生您好,我想问一个问题,就是在博采众长的基础上,怎么样形成自己的风格?
  这个问题,大概就是一个很容易引起解不开的一个问题。不容易解开,也应该说我很愿意回避的一个问题。怎么我说回避呢?我们现在好像很强调艺术上的个性,很强调艺术上的个性,没有自己的风格,是不行的。这话很了不起,我就曾经想过,我有没有我的风格呢,我始终找不着,我今天想学王羲之的风格,老学不到,而实际用了几年学到了。我就又想,我还想再学别人的风格,我就想了好多时间,我没找到我那个风格是个什么,我不知道它在哪儿呢,所以我是一个如果说我也是个搞这方面艺术的话,我很没出息,我不知道我的风格在哪儿。可是别的朋友也说,你就你那个劲,我说我也不知道我那个劲呀,我不知道,他就感觉很失望,我确实我想,我是不会让好多朋友满意的。我自个儿也承认我写不好,怎么写都是人家的。可是别人也愣说我有我自己的劲,所以我就很惶惑。可是我这个劲也老变,我看我十年前的,二十年前的,早变了不知道多少回了,那明天是不是还变,也难说。因此我的那个劲儿到底在哪儿,我没有这么想过,我找不着,可是我也看别的好多,他大概也是集中了不少别人的东西,他稀里糊涂,就出来他个人的风格了。我相信他不清楚,因为我是推己及人,我想我自个儿糊里糊涂,我想他也不一定那么清楚。我就看别人,回想自己,我找不着,所以我很抱歉。
  刚才,欧阳中石教授以非常浅显的语言给我们做了一个内容非常丰富,思想非常深刻的报告。今天他给我们谈了三个问题:一个是关于书法是什么?欧阳先生他的独到见解,他认为书法是一门内涵非常深厚的学问;第二个问题呢,汉字书写的意义。欧阳先生认为呢,书法应该是作字行文,文以载道,以书焕采,赋以生机,他不仅仅是写字而已;第三个问题,欧阳先生谈了书法创作的问题。作为不论是学艺术的也好,还是非学艺术的也好,那么学习书法的话就应该来学,应该把别人的变成我们自己的。这都是用非常通俗易懂的语言,我觉得是揭示了我们艺术学习,艺术创作的一个真理。那么我们下面再用热烈的掌声,感谢欧阳中石教授。